昔日北京纳税大户今成传销大鳄 在成都被挡获

17岁入伍,在某部服役,30岁下海经商,40岁成为千万富翁,皮草店铺遍布北京市20多家高档商场,他的产品在北京最为出名的燕莎友谊商城内属于女装区销售第一名。上世纪90年代一度是北京某区个体户纳税前十名……陈江前50年的人生经历可谓辉煌成功。
  3年前,受朋友诱骗,陈江进入成都温江区一传销组织,从半信半疑到主动行骗,陈江只用了3年时间。如今,看守所中的陈江双手戴铐,胡子和头发大半已经花白。
  从30万到1000万他成北京纳税大户
  陕西人陈江17岁时入伍,此后在某部从事机要工作。1992年,陈江转业后被分配到老家工作,干了三年警察。1997年,陈江正式下海经商,注册商贸公司从事商场皮草专卖。
  “我把我当时所有家当30万全部投了进去。”陈江回忆,他以每月近6万元的价格租下北京西城区一处商铺。此后,生意越做越大,店铺越开越多。“上世纪90年代最红火的时候,北京20多个高档商场都有我的皮草铺面,每天的销售额最多时超过 20万。”陈江说,在当时北京最为出名的燕莎友谊商城,自己的店是女装区销售第一名。上世纪90年代,陈江曾被商场通知参加高档品牌销售会议,一度是北京某区个体户纳税前十名。到了2005年,他的个人资产已经超过千万。
      从有疑虑到主动行骗他成传销组织“老总”
  2012年,陈江接触到传销组织。当年,陈江前往四川洽谈项目。这个以西部大开发为幌子的“1040阳光工程”项目让陈江摸不清头脑,“当时听完了我也懵了,我问对方主体单位、纳税情况他们都不清楚。想来想去觉得怎么这么容易挣钱?我就离开了。”陈江说。最终在朋友孟某的介绍下,陈江还是参加了该项目。每户69800元,陈江购置了八户共55万余元。“(一开始)真的我什么都不了解。”陈江回忆。
  后经警方查明,陈江发展了超过40名下线,3个月时间陈江就上了A1名单(当上“老总”,参与分钱),至此,每多一个下线陈江可多分得1万余元。而陈江本人表示:“有些人真的很可怜,我把钱退给他们了。”
  “上A1后,会拿身份证开具专属银行卡,‘老总’之间会揭慌(坦白传销事实),钱是怎么走的老总间都是一清二楚的。”负责此案的温江公安分局办案民警钱警官透露。所以警方认定,“从升为‘老总’后,陈江就属于主动行骗范畴。”
被挡获后他坦言入局太深
  今年4月份,陈江在成都双流机场被温江警方挡获,“我很后悔,不应该这样做。传销害了很多人,我对于我的下线,那些因为做这个穷困的人感到内疚。”陈江透露,不收手的原因是此前交钱太多。“我投了钱,还有一部分是借的岳父母的,为了把之前的钱拿出来,所以只能够干下去,并没想过通过传销挣钱。”陈江说,“只是投进去了很多钱,损失了很多,想挽回损失。”
  在看守所,陈江最后劝诫传销组织人员:“收手吧,别再害人了。”
  儿子眼中的父亲
  他花钱大手大脚 喜欢帮助别人
  “对我家而言,这其实是一件好事,因为涉案人数、涉案金额都还不是特别大,总算可以悬崖勒马。”陈江的儿子陈正说。上世纪90年代,父亲生意红火,“可以说从来没有精打细算过日子,花钱一直都是大手大脚的。现在确实收入受到很大影响。”陈正说。
  陈正表示,父亲一直很喜欢帮助别人,“其中一个20多年的朋友,因为好赌经常欠债,好几次要自杀。3年多以来,每逢过年,我爸爸都会寄两千到五千的过节费给他。”
“1040阳光工程”
  “1040阳光工程”是个“全国连锁”的传销组织,从2007年开始,南宁、武汉、合肥、贵阳等地就有这个组织的成员在活动,甚至还建了个官方网站。他们“忽悠”的核心理念就是发展下线,刚加入的成员需要缴纳69800元“会费”,之后就要不断地发展 “业务员”,只要“业务员”业绩优良,就能“空手套白狼”,最终赚到1040万元,所谓“1040阳光工程”也因此得名。
  2015年2月10日,“1040阳光工程”在绍兴一家咖啡馆里开了一场年会,十几位区域“老总”都来了,可没等年会结束,这十几号人就被诸暨警方一锅端




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