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鑫圆系”特大传销案纪实之侦查:骨干全是“五行币”等传销“老人”

10月18日,四川省眉山市丹棱县人民法院依法对被告人杨志伟等44人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罪一案公开宣判,判处被告人杨志伟有期徒刑10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多万元;对本案其它43名被告人分别判处刑期不等的有期徒刑及罚金。





“鑫圆系”特大网络传销案涉案金额103亿元,涉案人员22.59万人,遍布全国31个省、市、自治区。 “鑫圆系”特大网络传销案涉案金额之高、涉案人员之多、分布之广、维稳风险之大,均创眉山历史之最。



该案成功侦破后公安部特意发来贺电;副省长、公安厅长叶寒冰在相关报告上批示:很好!眉山市书记慕新海在相关报告上批示:可喜可贺!



眉山市副市长、市公安局局长罗毅说:“‘鑫圆系’特大网络传销案是四川建省以来涉案金额最大、涉及地域最广、涉及人员最多的经济类案件。‘鑫圆系’打着国家平台的旗号,严重破坏了党和政府的形象。该组织没有任何经济实体,组织和会员的收益均来自加入者的入会资金。其运作模式是典型的庞氏骗局,涉嫌传销等犯罪活动,社会危害性极大。”



“鑫圆系”究竟是什么?据眉山市公安局经侦支队负责人刘辉介绍,2016年7月以来,杨志伟等人在四川成都非法设立“国家共享经济创新交易示范中心”,注册成立四川鑫圆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和四川鑫圆电子商务有限公司,并陆续在全国各地设立以“鑫圆”、“共享”为冠字头的近1000家空壳关联公司。



为迅速扩大规模,达到不法目的,杨志伟冒充“中联影视有限公司”总裁等身份,进行具有央企背景、拥有多个大型项目和大量资产的虚假宣传,并在全国多地举办演唱会、论坛会造势,先后设立建材、农业、矿业、传媒等28条虚假产业链,打着“国家平台”、“共享经济”等幌子,以所谓消费返利为噱头,通过鑫圆共享商城网络平台,大肆拉人头入会,层层发展下线获取非法利益。



短短一年多的时间,所发展会员遍及全国31个省(市、自治区)、香港、台湾地区以及马来西亚等地,会员总数高达22 .59万人,涉案金额103亿人民币。



据媒体批露,杨志伟团伙拥有劳斯莱斯、宾利等豪车47辆,设在成都的总部办公场所仅装修费就耗资上1000万元,总部大厅还堂而皇之的悬挂着大大的国徽……



那么杨志伟及其团伙骨干成员的真实面目又是什么呢?据新华网公开报道显示,杨志伟自称是“最年轻的副部级领导”,有“政治背景”,是“红顶商人”,实际上只是一名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在浙江从事建筑和餐饮行业的商人,文化程度也只有大专。



他团队中的庄健则是名网络传销的资深“专业人士”。庄健自称发现“云联惠”传销组织资金有断裂的风险,他花了10多万元,请来一名数学家,计算出一个“永不崩盘”的“莫比乌斯循环”式无限循环模式。最初,庄健带着这一“研究成果”找到“云联惠”头目黄明,要求以技术入股,遭到黄明拒绝后,庄健便找到杨志伟合作。



工商管理专业出身的斯孝正则是“鑫圆系铁三角”中的重要管理人员,他在网络公司从业多年,深谙P2P网络技术以及网络平台搭建,并声称“这样的模式只要能在短时间内做到1000万人以上,政府就不会打击”。



新华网记者调查发现,“鑫圆系”的骨干成员全部是网络传销‘老人”,其中不乏参与过“五行币”、“万家购物”的人员。这些人员都具有极强的反侦查意识,在归案后仍辩称自己从事的是“共享经济”。



2017年6月,眉山警方运用“网络传销犯罪类罪研判模型”,汇聚相关行政管理、行业监管部门和金融机构的数据资源,通过线索摸排研判,清洗基础数据生成犯罪链路图。数据挖掘,引导实战。



专案组多次赴杭州阿里云计算有限公司调取数据,在最短时间内调齐了全部涉案数据。获取核心数据后,专案组将海量数据输入类罪模型,在数据反应堆内进行“聚变式”研判,批量生成犯罪线索,锁定了案件主要嫌疑人30余名。侦审协同,突破关键。



为确保收网成功,专案组在省厅和市委政法委的有力领导下,组成外勤抓捕、押解控制、审讯审查、技术保障、资金查控、维稳导控、综合保障、法律协调等8个行动小组。



2018年1月22日晨,眉山调集500余名警力兵分两路展开统一收网抓捕行动。云端行动,一网打尽。眉山警方通过“云端”系统向公安部及时层报“鑫圆系”案全国集群战役打击线索。经眉山警方上报公安部、省公安厅确定全国重点打击对象367人,其中产业链运营商30人、代理商337人,涉及全国31个省、市、自治区。



2018年7月16日,该案中以杨志伟为首的52人,因涉嫌涉嫌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罪,被眉山市公安局依法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。[此文来源于法制眉山,版权归原作者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]





最新文章